未分类

皇冠娱乐 云阅读时代 高校师生阅读习惯改变了吗

皇冠娱乐 报导:

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,高校师生作为主要的阅读群体之一,他们的阅读习惯改变了吗,阅读生活有没有被疫情影响?

  “专业书每天都读,课外书每周读两到三次。”中国人民大学考古专业研一学生冯逸帆告诉记者。尽管由于疫情,高校延迟开学,图书馆和高校书店也暂时无法开放,但是,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大学生们依然可以徜徉书海,查阅资料。他们如何阅读?他们爱读什么?记者走访了高校图书馆和书店、学生。

  高校图书馆:架设虚拟专用网 你买书我付钱 

  所有书籍均可以延期归还,不收取超期费用,这是高校图书馆应对疫情、提供阅读服务所做的第一个努力。

  同时,几乎所有的高校图书馆都架设了虚拟专用网络,方便师生在家中也能使用图书馆的电子图书资源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在东北大学、中国矿业大学、集美大学等不少高校,图书馆还通过官方微信平台推送国内外免费开放的数据库、电子图书馆、网站、App等电子资源,并制作发布“高被引论文”快报,方便广大师生便利地获取科研学习资料。

  “这就是今年顺利写完毕业论文的秘密武器了,数据索引十分方便。”东北大学生物工程专业大四毕业生张怡静告诉记者。

  而对于一些高校图书馆的馆藏图书,曾有这样的评论:“学生爱看的借不到,不爱看的堆一堆。”但是疫情期间,不少高校图书馆得到了难得的数据调查机会。

  在东北大学图书馆,馆员收集了各学院陆续报订的教材书目400余种,老师们需要什么文献资料,图书馆有的放矢地同供应商和出版社联系,协商订购。

  中国政法大学图书馆想到了“你买书,我付钱”的方式。该校同线上图书机构对接,师生们想要阅读哪些图书,就可以登录图书馆“汇采平台”自行选购,通过线上审核之后,图书就会快递配送到师生的手中。中国政法大学大二学生张筱月就是这样买到了心仪的《法律文明史研究》,“这本书定价58元,图书馆买单,算是图书馆的馆藏图书,等到开学之后还到借阅大厅就可以了。”张筱月告诉记者。

  高校书店:包邮所有教材 发布学生荐书 

  高校书店被称为高校生活社区中的“第三空间”。疫情期间,书店闭店,但是他们也为高校师生阅读做出了自己的努力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四销售部主任、明德书店负责人律蕴哲告诉记者,疫情期间明德书店6个分店门店销售数据为0,他们积极寻求线上为师生服务的途径。今年3月,在北京市新闻出版局的统筹之下,他们加入了外卖送餐平台,让书籍这种精神食粮也可以随时通过外卖小哥的双手送到读者手中,同时,为了服务线上开学,他们面向师生免费开放上百种数字教材,并为中国人民大学、北京科技大学等高校师生包邮快递上课所需教材。

  中央民族大学团结书社同样暂别线下。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总编辑、社长赵秀琴告诉记者,他们通过线上活动与建立微信社群,丰富师生的阅读生活。疫情期间,团结书社注册了微博、抖音、快手等新媒体平台账号,广泛参与到“以读攻毒”“遇见一家书店”等话题之中。“我们还通过线上分享会的方式,实时交流互动,方便短时间之内更多的读者参与学习交流。”赵秀琴说。

  在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,湖北省新华书店“倍阅高校校园书店”负责人王颖超告诉记者,他们采取了学生之间相互荐书的形式。“从学生中征集他们认为有意义、有价值、有帮助的图书,通过电话采访并制作视频,以学生喜闻乐见的形式发布。”王颖超说,“而且,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,我们策划‘逆行者说’的荐书活动,邀请冲在抗疫一线的各界人士分享抗疫经历,推荐相关图书,让广大读者体会逆行者勇于奉献的精神,感受他们的阅读心路。”

  倍阅狮子山店还推出了有声图书,由讲书人和读者用十次课的时间共同读完一本书,用声音抚慰阅读者的心灵。

  高校师生:阅读习惯在变 不变的是爱读书 

  疫情让云阅读占据了师生大部分阅读空间,那么,他们的阅读习惯改变了吗?

  冯逸帆认为,自己的习惯并没有改变,“我读专业书会做笔记,记下重要的内容和自己的想法,如果是实体书会直接写在书上。另外我还会用一些App做笔记,同步之后可以在不同设备上查看,很方便。”

  她在疫情期间看完了伍尔夫的《一间只属于自己的房间》,感觉很受启发。她身边有的同学宿舍里从来没有实体书,只看电子图书,也有的同学喜欢实体书的踏实感。

  但是在她的讲述中,“阅读习惯”其实是悄然变化了的,比如高校师生中的大多数,做笔记已经选择了“电子化”,因为可以随时查阅。不变的是他们爱读书、喜欢沉浸其中思考。

  律蕴哲用图书的销量回答这个问题,“疫情初期,图书配送运输不便,电子书很受追捧,目前,随着交通运输的逐步恢复,我们书店纸质书的销售很快回到了平常水平”。他认为,目前多数人的阅读习惯还是偏重于纸质图书。

  当然,无论是电子书还是纸质书,爱读书的人总能找到自己的土壤。

  有评论指出,电子书是“碎片化”的,只有纸质书才是“沉静永恒的”。然而赵秀琴认为,“开卷有益,无论是哪种方式,只要读书,长久地坚持下去,就会改变自己。今天我们更要练就利用碎片化时间‘深阅读’能力。北宋欧阳修就曾说过读书最佳处是‘枕上、厕上、马上’,这就是充分利用零散时间。”

皇冠娱乐 下回再见。

黄金城网站_黄金城手机版_黄金城官网【官网主站】